我讀大學的那幾年,每逢雙休日就在姨媽的小飯店裡幫忙。          

 

那是一個春寒料峭的黃昏,店裡來了一對特別的客人——父子倆。        

 

說他們特別,是因為那父親是盲人。        

 

他身邊的男孩小心翼翼地攙扶著他。        

 

那男孩看上去才十八九歲,衣著樸素得有點寒酸,        

 

身上卻帶著沉靜的書卷氣,該是個正在求學的學生。          

 

男孩來到我面前,“兩碗牛肉麵!”他大聲地說著。          

 

我正要開票,他忽然又朝我搖搖手。        

 

我詫異地看著他,他歉意地笑了笑,        

 

然後用手指指我身後牆上貼著的價目表,        

 

告訴我,只要一碗牛肉麵,另一碗是蔥油麵。          

 

我先是怔了一怔,接著恍然大悟。        

 

原來他大聲叫兩碗牛肉麵是給他父親聽的        

 

實際上是囊中羞澀,又不願讓父親知道        

 

我會意地沖他笑了。  服務員很快就端來了兩碗熱氣騰騰的麵。        

 

男孩把那碗牛肉麵移到他父親面前,細心地招呼:        

 

“爸,麵來了,慢慢吃,小心別燙著。”        

 

他自己則端過那碗清湯麵。        

 

他父親並不著急著吃,只是摸摸索索地用筷子在碗裡探來探去。        

 

好不容易夾住了一塊牛肉就忙不迭地把那片肉往兒子碗裡夾。        

 

 “吃,你多吃點兒,吃飽了好好唸書。        

 

爭取考上大學,將來做個對社會有用的人。”        

 

老人慈祥地說,一雙眼睛雖失明無神,        

 

滿臉的皺紋卻佈滿溫和的笑意。        

 

讓我感到奇怪的是,那個做兒子的男孩並不阻止父親的行為,        

 

而是默不作聲地接受了父親夾來的牛肉片,        

 

然後再悄無聲息地把牛肉片又夾回父親碗中。          

 

周而復始,那父親碗中的牛肉片似乎永遠也夾不完。          

 

“這個飯店真厚道,麵條裡有這麼多牛肉片。”老人感嘆著。        

 

一旁的我不由一陣汗顏,        

 

那只是幾片屈指可數、又薄如蟬翼的肉啊。        

 

做兒子的這時趕緊趁機接話:        

 

“爸,您快吃吧,我的碗裡都裝不下了。”        

 

“好,好,你快吃,這牛肉麵其實挺實惠的。”          

 

父子倆的行為和對話把我們都感動了。        

 

姨媽不知什麼時候也站到了我身邊,靜靜地凝望著這對父子。        

 

這時廚房的小張端來一盤剛切好的牛肉,        

 

姨媽呶呶嘴示意他把盤子放在那對父子的桌上。          

 

男孩抬起頭環視了一下,它這桌並無其他顧客,        

 

忙輕聲提醒:“你放錯了吧?我們沒要牛肉。”        

 

姨媽微笑著走過去:        

 

“沒錯,今天是我們開業年慶,這盤牛肉是贈送的。”          

 

男孩笑笑,不再提問。        

 

他又夾了幾片牛肉放入父親的碗中,        

 

然後,把剩下的裝入了一個塑料袋中。          

 

我們就這樣靜靜地看著他們父子吃完,然後再目送他們出門。          

 

小張收碗時,突然輕聲地叫起來。        

 

原來那男孩的碗下,還壓著幾張紙幣,一共是6元,        

 

正好是我們價目表上一盤幹切牛肉的價錢。          

 

一時間,我、姨媽,還有小張誰都說不出話來,        

 

只有無聲的嘆息靜靜地迴盪在每個人的心間。        

 


實在太感人了,        

 

這男孩讓我們學到了兩堂寶貴的課:孝順志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