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月7日,袁麗收到了重慶梁平法院的一審判決書,判決其前夫劉向(化名)支付袁麗應分得的彩票獎金115萬。這張購買於2015年2月17日,投注金額56元的彩票,中了5775340元的大獎。在袁麗簽署離婚協議第二天,劉向領取了稅後獎金460萬元。

 

 

「有錢沒錢都在買彩票」

1998年,22歲的袁麗來到雲南西雙版納,她的哥哥在這裡做生意。沒多久,一個小夥子在朋友的介紹下也來了。這個叫劉向的小夥子,最終成了袁麗的丈夫。

回梁平後,袁麗在麻紡廠上班2年多,後來又去茶樓打工。而丈夫的「主業」是打麻將。

丈夫和婆婆都愛打麻將,2004年,袁麗花了2100元,把小區門口的麻將館盤了下來,經營得還算有聲有色。2010年,袁麗又在麻將館前面,隔出一間彩票店。「10多年來,他一直夢想一夜暴富,有錢沒錢都在買彩票。」

 

彩票店的經營並不順利。「我不在店裡的時候,他就用預存的彩票金買了彩票,彩票店經常開不了張。」2年後,彩票店虧損嚴重,袁麗只好轉出去。

 

過年催離婚

2013年六七月份,袁麗接到一個朋友電話,說丈夫一個女同學打聽他們是不是在鬧離婚。袁麗後來才知道,丈夫跟他的初中同學兼初戀女友,通過網絡重新聯繫上了。

2014年春節期間,婆婆70大壽。為了防止丈夫跟「初中同學」聯繫,袁麗收了丈夫的手機,但她還是在婆婆的手機裡發現了兩人互發的簡訊。

7月,女兒放暑假。袁麗打算帶著女兒回巫山老家呆一段時間。

2015年的春節,是袁麗結婚多年來,第一次在娘家過。

2月17日(臘月二十九)晚上10點多,袁麗接到丈夫電話。「我以為他是祝春節快樂!」

但劉向第一句話就給她當頭一棒,「他說我們離婚。」

2月23日,丈夫打電話催她回梁平離婚。第二天,哥嫂開車把袁麗送到梁平。2月25日,袁麗在丈夫提供的一份離婚協議上籤字。協議規定女兒歸男方撫養,一切費用由男方負責。

朋友告知中獎

26日晚上,袁麗坐在哥嫂的車上,車已經開到了貴州境內。

「梁平的朋友打電話來,說我們中大獎了!」袁麗有些摸不著頭腦,對方顯然不知道袁麗已經離婚,袁麗匆忙掛斷電話。

袁麗翻出女兒之前拍給她的一組彩票數字,「他很長一段時間都在追這組數字。」袁麗用手機查詢2月17日的中獎號碼後,一切都明白了。

隨後,女兒給袁麗打來電話,說自己的手機(以前是劉向在用)上收到好多轉帳簡訊。袁麗讓女兒把簡訊都轉發過來,仔細一看,一共有14筆轉帳,其中13筆都是劉向從建行卡(領獎卡)轉出的。

 

 

女兒出庭作證

4月28日,梁平法院開庭審理此案。袁麗起訴認為前夫故意隱瞞中獎事實,脅迫離婚,並在離婚第二天領取獎金。袁麗要求分割一半的獎金。

但在法庭上,被告劉向辯稱彩票並不是他購買的,而是其母親購買的,自己代為領獎,並請多人作證,要求法院駁回袁麗的上訴。

袁麗和劉向的女兒也不得不站在證人席上。「第一次庭審時,法官問我奶奶是否經常買彩票,我回答不買。」她說,作證後,奶奶對自己冷漠很多。

第一次開庭後,女兒不敢回家,袁麗在梁平租房陪女兒準備中考。

之後法院進行了協調。「我的觀點很明確,如果不是他買的,我一分錢都不要;但如果是他買的,我應該分一半。」

6月份再次協調時,袁麗請求法院調取彩票店監控,但未能如願。「3月份我和律師申請凍結這筆錢的時候,他居然馬上給自己買了300萬的保險,幸好要幾天才能生效,現在也凍結了。」

 

遠離是非地

女兒的中考成績不理想。在學校或是在街上,她感覺周圍的人都在背後議論紛紛。

從6月份開始,袁麗給重慶的50多所中學打電話,看能否讓女兒就讀。但由於戶口在梁平,加上成績不是很好,幾乎所有的學校都拒絕了。

主城的學校上不了,袁麗就去找附近區縣的。終於聯繫上一家願意收女兒的學校。

8月30日,原本答應送女兒去學校報到的劉向又變卦了,袁麗只好自己陪女兒去。前夫的朋友送來些錢,外加2床棉被。

在學校,看著母親一趟趟給自己報名搬東西,女兒心疼得大哭一場。

9月6日,梁平法院作出一審判決。認為彩票系第三人購買,該彩票中獎獎金460萬元,為家庭共同財產,由被告人劉向支付原告袁麗應分得彩票獎金115萬。

發稿前,一直不接電話的劉向回話,但未對此事作任何答覆,要求重慶晨報記者與律師聯繫。劉向的代理人吳律師說,這個案子的判決還未生效,雙方都有可能提起上訴。

不管這起事件最終是怎樣的結果,但對孩子的傷害是難以彌補的。「女兒真的很懂事了。有時候她甚至勸我說:媽媽不要難過,你至少還有我。」女兒,是袁麗生活的全部。

分享出去吧!太佩服這位母親了!

文章來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