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 

有人問宗薩仁波切:我每天規定了修行的功課和時間,但一旦沒有完成就會愧疚自責,這是不是陷入了另一種執著?仁波切答:你寧可繼續保有這份罪惡感。我們有太多其他毫無意義的罪惡感。對無法修習佛法所產生的罪惡感,就這個階段來說是一種加持。

 

平時我們在每天的修行中有定課(或早晚課),很多人從開始做課到結束,連剎那的喜悅都沒有,好像是一種懲罰般:「哎呀,快點結束……」心裡著急,然後越念越快。心根本沒有進入狀態。雖然表面上在做課,在打坐,在修行,實際上心裡卻在胡思亂想。或者有些人乾脆三天打漁兩天曬網,或者如慧律法師說的:他們功課通常都是散持。問老菩薩:『一天念多少?』她回答:『我也不知道,反正有空就念。』那麼,沒空呢?——沒空就看電視。


世間人就是這樣,因此修行無法成就。一定要定功課,看一天要念多少佛號或經咒、磕頭,一旦定好,就絕對徹底執行,要堅持,要雷打不動。定課不妨少,但是不許中斷。所以,你的定課能不能堅持下來,能堅持多少年。決定了最終的結果,鄔金蓮師說:"雜有綺語誦一年,不如禁語誦一月。


這些功課完成後做事時可隨時隨地在散念積累資糧。你炒菜,照樣念咒,利用廢時,很好。在爐邊炒菜,又熱又有煙,本來很苦惱,轉為用功,變廢為寶就安樂了。。。

早晚課的簡單含義

 每天要反省,每天要想自己的過失。我們的早晚功課,早晚功課不是為佛菩薩做的,是為自己做的,就是修懺悔法門。


早課提醒自己。所以我們對照選讀的經文,提醒自己。我今天的想法,我的思想、我的行為,希望能否與佛法相應,每天早晨做早課提醒自己。


晚課是反省,與佛教誨相應的,好,我今天做到了,明天要保持,不能失掉。沒有做到的,要生慚愧心,一定要發改過的心,明天我一定要做到。這樣子做早晚課,早晚課就有功德。幫助你懺悔,幫助你發現過失,幫助你改正過失,那叫修行。 


早晚課是形式,真正早晚課在日常生活中,面對老人上好孝心的課,面對做事情上好正知正見的課,上好願力的課,面對逆境上好深信因果的課,上好離相修善的課,應該把早晚課擴大到二、六時中,二、六時中無時無刻不是在覺悟,白天做事情的時候,都在念念為眾生而做,加上正知正見的念頭,對眾生慈悲,平等待人,無私奉獻;晚上躺在蓮花上,願眾生都躺在蓮花上念佛,睡覺也在覺悟中。只要這樣做了,才是真正意義的早晚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