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看人家聖僧是怎樣孝順母親的!

——千萬別拿愚孝、蠢孝當大善!當真孝!學佛人要有智慧!別怕被人罵不孝!

 

聽昌義法師講一個真實的神奇故事:

這是一個怎麼樣的神通廣大的神奇的出家人呢?他是一個從小就與眾不同的出家人!
讓我們來看看他是怎麼樣的一個傳奇聖僧,並且他是用怎樣與眾不同的、不同凡響的方法救度自己的母親的吧?同修們一定要看哦!

解放前,有一個師父在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去逝了。那時候他三,四歲,由母親帶,過去的婦女幹活不行,沒力量,沒辦法就帶著孩子去討飯.後來住到一個農村,鄰居是殺豬的,這個孩子每天在那裡看,他一看過了回去就學,看殺豬怎麼個殺法,有一天,他就弄了一塊泥巴,作了一個小豬,拿了一根小木棒當作刀,放在板凳上,去殺這個豬的頭。他母親一看,「哎呀,你這是跟誰學得,」他說:「我看鄰居家每天這麼干,就學。我長大了也去殺豬,」他母親一聽,這可不得了了!

一個家庭里的兒女,成器不成器,上不上正道,與父母有直接關係。這是一個好母親,見孩子幹這種事情,馬上就學會了,才三,四歲,心裡想,假如我們這次要是與土匪作了鄰居,看到土匪去搶人,他長大了也會學。這殺生害命不是一件好事.乾脆搬家吧!搬到什麼地方能使孩子學好呢?一想乾脆搬到寺院附近去住吧,寺廟是修善的又有好師父,他見到師父修善肯定要學,學修善將來就有出息了。

這樣她就把孩子帶到了一個寺廟旁住下了。這個寺廟裡師父只有三兩個,廟也不太大,每天早晚上殿,這個小孩習慣了也天天跟著學,每天也學打坐。後來就幫忙燒香,換供水,打掃殿堂,很是勤快,一干就是二,三年。這其間念經也學了不少東西,打坐也像回事。母親見孩子從善很是高興。

有一天,這個小孩跟師父說:「師父我想跟您老人家出家,在這裡當個小和尚來伺候您,您看行不行?」老和尚一聽,很高興,說「行,但你得跟你母親說一下,你母親如果同意了,我沒意見,願意收你。」小孩說「行,我和母親說。」這小孩跟他母親一提這個要求,就有得了,母親哭著說「你父親去逝又早,就你這一個孩子,你要是出家了,誰繼承我們這家門,再說了,我這養老的事情怎麼辦,不能出,無論如何我是不同意。」他一聽這完了,不願意讓出家。

老和尚知道了這事說「這樣吧,你母親不願意讓你出家,你就當個居士修行也成」小孩說「不行,我一定要當個師父修行。」結果這小孩子跑到伙房裡拿一把菜刀站到母親面前說:「你要答應我在這裡出家就不死,你要不答應,我就一刀把自己砍死。」他母親一看心想:這孩子不過是嚇唬我罷了,他才幾歲,「那不行,你就是死了我也不答應你。」這個小孩真厲害,一刀就砍到自己頭頂上去了,血冒得到處都是。母親慌了,急忙去找師父:「師父您趕快救命,說那個吧,您把他救好了就讓他出家給您做個小徒弟吧。」老師父很慈悲,上前把刀取下來,抓了把香灰往頭上一按就不冒血了。就這樣,小孩出家了。他的母親就不能在這裡住了,自己去討飯去了。

從此,這個小和尚跟老和尚在廟裡修行確實勇猛精進。有時候,因為小廟裡生活不太富裕,給人家念念佛,做做法事,搞一些生活門路。也可以很好地弘揚佛法。

有一次做法事,把法器丟在了一個很遠的地方,師父回來才想起來:「哎呀,明天還有一堂佛事,這法器取不回明天如何去做。」著急了,一個師叔,一個師兄兩個人在那裡商量。小和尚在一邊聽了就跟師父說:「師父您不是取法器嗎,我有辦法,決定不耽誤明天做法事,但是,有一件事情您得答應我。」他師叔一聽,小孩子頑皮啊,「你有什麼辦法跟我說說,有什麼事情我答應你」小和尚說「你看我現在連個長衫也沒有,上殿拜佛,好像對佛也不恭敬。我沒有別的要求,只給我做個大褂就行了」他的師父就說了「你能把法器取回來,我就答應你」小和尚說「師父空口無憑」後來老和尚取了一錠銀子交給了他師叔「你給做保管,他能取回來,就拿這個錢給他做個大褂」小和尚很歡喜,跑到了佛堂里,點了蠟,上了香,搬了一個蒲團,一個人把門一關就打坐了。就這麼一打坐,一枝香才著了一半,幾種法器自動就回來了。師父一看徒弟這不是一般的人了,已經是超凡入聖了。就恭恭敬敬地把這個住持的位子讓給他。因為他這是開了大智慧了,有神通,別看人小,他擔當得起。這一當住持,經常開壇講經,招來了十方信眾,小廟很快就發揚光大,裡邊的師父,居士就住得很多了。

幾年後,他母親年紀大了,討飯自己也走不了路了。在很遠的地方她就知道兒子現在當了廟裡的方丈。這個廟也很有錢,自己想,這麼多人居住,也不缺我一口吃的,回去找兒子吧,他是慈悲的。老太太這就回來了,一看這廟和以前不一樣了,廟也大了,廟門開著,卻有師父把門,想進去,這個師父就問,老施主您從哪來?做什麼事?老太太說「找我兒子,他在裡面當方丈,」並叫他兒子的乳名。

這把門的小師父也不知方丈過去的小名叫什麼,和老太太說「您稍等,我去請示一下方丈」小師父給方丈一頂禮,把經過一說,方丈一聽趕緊叫了進來。老太太一進就叫他的乳名說「兒子,你現在很好了,可你的母親現在沒飯吃了,我實在是沒辦法了,討飯連道也走不了。我來這裡沒別的要求,你每天能給我口飯吃,有個睡覺的地方就行了」。

方丈一聽就說了「我是你兒子,你是我母親,這是實實在在的。你知道,現在我住的這個地方是廟,是寺院,是十方大眾修行的道場。我現在吃的飯不是我自己的,我也不種地,也不做買賣,這個飯是大眾的供養。

這供養我能吃,為什麼我能吃?我每天念經念佛,給一切眾生消災,祈福,為弘揚佛法來普度眾生,做這些工作才可以吃眾生的這碗飯。你說你在這裡吃住,又不會念佛,又不會弘揚佛法,又不會念經給人家消災。

我可不敢留你,這可是錯因果的事。」老太太一聽,這兒子太絕情了,太不像話了,這廟這麼大住了幾百號人,哪天的剩飯我也吃不了,怎麼說這話,莫名其秒。

生氣地說{不管怎麼樣,我生你一場,也扶養到你好幾歲,在以前討飯的時候,你走不動路我背著你抱著你,好飯盡你吃。你現在行了,當了方丈了,我現在討飯不行了,跟你要一口飯吃你都不願意」老太太罵了一陣,生了一陣氣。

方丈如如不動,還是如此「母親,你不知道,兒子是不孝,怕你造業。實在沒辦法,你這一生窮,是你前生沒有修福,所以你討了一生的飯。這個因果關係是絲毫不差,希望母親能諒解」。

母親一看兒子一直是這樣說。她對這裡的因果關係不是十分明了。世界的老百姓,只知道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。她不懂得這細節上的道理,哪裡有兒子不給母親吃飯的。

後來母親又跟兒子慢慢商量說「那你說怎麼辦,我走不動路,總不能讓我凍死,餓死,累死吧!你總得給我想個辦法呀」!

她這麼一說,兒子就開話了「辦法不是沒有,但就有那麼一線小路,我怕你不同意,如果你同意了,就能辦成,不同意就不行」母親說「你說吧,只要能給我口飯吃,叫我怎麼辦,能辦得到我就辦」兒子說「決定能辦到,就看你辦不辦。你每天堅持念阿彌陀佛,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念阿彌陀佛,求生西方凈土,這就行了。

你念一句阿彌陀佛,我給你一粒米,你一天只念了這一句,行了,你就吃這一粒米。你念一萬句給你一萬粒,你說同意不?」他媽一聽叫念佛,這行,念一句給一粒,念一天說不定就夠吃,就答應了。

結果方丈派了一個小和尚在那發米,監督她。念一句給一粒,剛開始不習慣,因為她沒有這個信心,累得不得了,沒過幾天,瘦得皮包骨頭。幾天一過,風聲傳遍了寺院,老少的師父,居士都罵大和尚:這個方丈太不像話了,一點點人情味也沒有,怎麼能這樣對你母親,你這是害她,是讓她死的快一些,這樣不等她解脫就死了。

監督老太太念佛的小和尚也覺得大和尚不像話,一點善心,慈悲心也沒有。心想,這我不能不管,我得照顧老太太。偷偷抓了一把米,放在了老太太的碗里,這剛剛放下去,好了,那邊大和尚派了侍者來叫這個小和尚。「你剛才做了什麼」「師父我什麼也沒做」「你有沒有抓一把米放在老太太的碗里」他一看瞞不住了,老實交待「是,我看老太太太可憐了,就抓了一把米偷偷放到碗里,希望大和尚慈悲」「好,我是人慈悲,那個吧,你現在就離開這個寺院」小和尚被遷單了「你不守我的清規,我指定你的工作你不去完成,結果來個假慈悲,壞了我的道法。」

這麼把小和尚一遷單,全寺的人就公開的罵大和尚。大和尚也知道,但他是悟道的人啊!他又派了一個小和尚去監督他的母親。每天就這麼念,時間長了,也順了,這一年就是三年,有一天,老太太和監督她的小和尚說「小師父,你去叫大和尚來,我有話要和他說」這時她也不叫兒子小名了。

小師父一看老太太今天精神飽滿,和往常不一樣,跑到大和尚那一頂禮「師父,老太太有話和您說」大和尚一聽,就過去了,老太太恭恭敬敬跪在地上磕了三個頭「感謝大和尚度了我,感謝法師慈悲,徹底地度了我,我今天是跟大和尚辭行了,阿彌陀佛已經通知我,今天就走,去西方」大和尚面帶笑容說「我知道了」這麼一說一答,小和尚還在床邊發愣,老太太把腿一盤,掌一合,念了兩聲阿彌陀佛,就走了。

老太太一走,全寺的人就傳開了,好多的人跑到大和尚這裡來求懺悔。「我們這幾年一直在罵您,說您不是個方丈,不是個人。這一下我們才真正的了解到,我們的方丈是大慈悲,不是一般的小慈悲,是真正的慈悲」方丈微微一笑「難怪呀,只要你們以後能如發的修行,就行了,我怎麼能會計較你們呢,只要你們能認真地修行,在這一生定能解脫」在解放前,這個和尚不知去向,不知道哪裡去了。

這個公案一直流傳到現在。這就告誡我們學佛人,要以真正的慈悲心來弘揚佛法,來對待佛法,依照佛法去修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