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打坐進入永恆時,時間停止了。這不只是兩個半小時,而是百千萬億年的進化和發展。進入了不同的時空,就是這樣子,重新充電之後,回來就跟新的一樣,所以,不需要輪迴到下一個人生才能讓自己更新或還回自己的本來面目。


  因為我們每一個人生下來,目的就是要來再學習認識自己,就是這樣子而已。假如我們這輩子不做,我們就得下輩子再做,或下下輩子等等…


  所以,假如我們現在有時間,每天打坐兩個半小時,其效用有上百萬年之久。


  你們每次兩個半小時的投資,不要認為它只是兩個半小時,也不要認為它太多了;


  你投入的每一分鐘,就代表了一個輩子,因為在永恆裡面,沒有什麼兩個半小時,或是什麼一分鐘的,它是永恆的。


  我們在算時間,只是因為當我們被困在時間裡面時,我們知道這是時間,一旦我們出了時間,那就沒有時間的存在了。


  所以,打坐的時間是非常的寶貴的,那是把你們百千萬年的進化給壓縮在一起,就好象是計算機的濃縮晶元,像這樣一小薄片,包含有上千筆甚至百萬筆的信息。這跟大小無關,這不是時間,不是我們所習慣的數字。


  打坐時,是完全不同的時空,所以你們越進入這個沒有時間、沒有空間的「空間」(師父笑),對你們就越好。你們越能認識自己,你們就越自由。




  打坐之初,主要在於一個環境、三個調理。


  首先,選擇有利於入靜的環境,如果在房間里打坐,室內光線明暗適度,空氣通暢,溫度也要適中。


  室外坐禪,要選擇幽靜的地方,避免受到意外的驚擾。


  我們這裡說的是煅練初級的打坐功夫,因此和禪宗提倡的「身居鬧市裡,心無車馬喧」不是一回事,所以必要的環境條件還是需要的。


  下面接著說「三調」。


  一、調身:


  坐的姿式,要端正自然。下額內斂,廷胸收腹,肩與胯上下垂直一線。


  雙腿最好結跏趺坐,如果不能雙盤,更不要免強,避免腿痛不利於久坐。


  但散盤容易使身體後仰,失去重心,所以,散盤時要用一個薄一點的枕頭墊在臀下,有利於身體平衡。


  特別是冬天,打坐時,一定要把膝關節用毛毯之類的包住,因為雙膝向內彎曲時,膝蓋骨外則下邊的穴道(用手摸凹陷部位)是開放的,容易進入涼氣引起風濕。


  另外,特別要提醒的是,用雙盤打坐的,坐禪結束后要雙腿前伸,兩手按摩腳心,促進腳底血液遁環。站起后兩腿輪換側仆壓壓腿或下下腰。因為雙盤容易導致腿部肌肉萎縮,腿骨變形成O型腿,走路飄浮無力,所以如果常期堅持坐打坐的人,按摩和側壓腿非常必要。


  二、調氣:


  保持呼吸細而勻而深。細而不粗,聽不到呼吸的聲音;勻而不湍,如涓涓流水,不可緩一下急一下。深而不浮,所吸之氣雖入肺部,但意念中要想著它進入下腹氣海(臍下丹田)。


  三、調心:


  這是坐禪的關鍵,制心一處,不要散亂掉舉。坐禪的人開始習定時談不上入定,最多達到入靜就不錯了。但是心猿意馬若使妄念不起是不可能的,所以我們要採取以妄制妄的辦法,這就是調心。方法很多,如念佛,參話頭,觀想,數息等等。


  當然,這些調服妄念的方法本身也是妄念,所不同的是,我們是以一念制萬念,最終此一起不起就是入靜了。


  入靜是進入禪定的過程和手段,不是禪定的本身。有些人坐禪時眼皮跳,其原因主要是你的眼睛處於似閉非閉的狀態。建議你要麼睜開,對目前之物視而不見,要麼就閉牢,一心內觀,就不會再跳了。


  打坐入靜后處於「忘我」的狀態時,容易出現幻覺,這是妄念意識常期熏染的積垢,不可執著它,用金剛經中「凡所有相皆是虛妄」對治。


  有些人怕坐禪時走火入魔,呵呵,說句實在的,一般人還沒有資格達到那個可以使你走火入魔的境界。我們最多出現幻覺使你神情恍惚,這些都是小兒科,不要把它當回事。


  另外,連續坐靜的人,只要每天堅持兩個小時左右的時間,幾天後,身上會出現象被很多螞蟻噬咬的感覺,這裡癢一下那裡疼一下,你也不要理它,這是一種血脈活躍衝破毛細血管里微細病灶的良性表現。幾天後,這種感覺就會消失。